SHOOT/.Avalon

     / Avalon./王与魔女的风流韵事

  亚瑟王AU【Fate的外传体小说阿瓦隆之庭AU】

  亚瑟锤X魔女根

  预警:渣文笔,魔法,慢热,同父异母,女扮男装

      锤锤拔剑。

      电梯:1.1 1.2 1.3

      1.3 石中剑

  穿过森林,越过山丘,在田地里走了很久,Shaw才勉强眺望到围绕着城镇的栅栏。

  脑中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脸,Shaw狞笑着压抑迫切的心情,虽然祭典已经开始,但她可怜的马不仅背负沉重的长枪,还在之前受了伤,出于爱惜马力的考虑,Shaw不得不以缓慢的步速继续前行。

  靠近城镇的这片田地已经渐渐荒芜了,因为是非常普通的小镇,所以反而常常受到异族的劫掠——为了食物和土地而入侵的Samaritan,从岛屿中心的都城Thornhill被卑王Greer破坏之后,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洗劫着被Greer统治之外的土地。Greer正在利用异族排除着这座岛上的反抗者,这样的事实正是今天Shaw前往祭典的因由。

  这座岛屿已经进入了黑暗时代,战斗早已成为每一个骑士的本能。

  束手以待,毋宁血尽而死。

  越来越多的人拿起了武器,而原本丰腴的土地也渐渐荒废,作物日渐稀少,如今大家都只是在撑着一口气,咬着草根在流血冲杀。

  Shaw无法理解只抱着一线希望和光明就能笑着死去的那些人,但她总是会为这样的光芒在他们的眼中消散而皱眉。某种意义上说,Shaw只是顺从自己被需要的呼唤,保护这样的光芒罢了,她打从一开始就清楚,她自身没办法带来任何光明。她的身边冰冷而黑暗。

  

  穿过镇子旁边可用的农田后终于看见了熙熙攘攘往骑士们练习场涌去的人群。

  孩子们吵吵闹闹地蹦跳着过去,居民们都在交头接耳地讨论着这个选择王者的盛典,有的因为太过紧张甚至屏住了呼吸,然后旁边不管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总会理解地抱着善意拍拍他们的背,笑着进行安抚。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练习场中心的岩石上。

  插在岩石上的那把剑,是召唤胜利的圣剑,是比血更具有说服力的王者之证。剑身上有着“天予择王之器”这样的铭文,剑锷闪过黄金的流光。

  “只有拥有力量,能拯救不列颠的人才能被这把剑所承认!拔出这把剑的人,就是不列颠之王!”Shaw听见Finch的声音,隔着人群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

  Root抱着手站在Finch背后,隔着人群向Shaw抛了个媚眼。人群因为仪式开始而爆发的欢呼声更大了,还夹杂了一些口哨——多半来自那些自认为能够成为王又不要命的骑士。

  Shaw翻了个白眼。

  人群开始躁动起来,骑士们跃跃欲试,第一个人高喊着“我是王”就冲上去拔剑,然后灰溜溜地走开了。

  骑士们带着认真的神情把手放到剑柄上,然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人们专注地看着王的选定,时不时因为一些远近闻名或实力雄厚的骑士的失败而发出叹气和唏嘘的声音。

  Cole从背后拍了拍Shaw的肩膀。

  Shaw淡然地侧过头把抱在怀里的长枪塞到Cole手里,“你这个习惯不改的话,我真的有一天会拧断你的手腕。”

  “我会试着改的。你什么时候上去?”Cole眼睛盯着岩石的方向,尽量不引人注意地问Shaw,不时和认识他的骑士打个招呼。

  Shaw摇摇头,无聊地扫了中间那个正举起了整块岩石证明力量的骑士,又迅速地扫了正在打哈欠的Root一眼,很快把眼神移开。“等这群蠢货走光再说吧。”

    “你决定。”Cole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选定仪式就快接近尾声了,有不死心挑战了好几次的骑士,也有不甘心跑到Harold面前大闹得骑士——当然后者几乎都被Root威胁一顿之后就打了退堂鼓。偶尔有几个不怕死的,甚至还在言语上调戏了Root几句。当然,他们的命运也不用多想,不是被Root收拾一顿之后扔到一旁,就是被Bear追得满镇跑。

  导致Harold不得不在原地无奈地叹着气并挨个一遍又一遍地向骑士们温和地解释。

  Shaw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不得不说,Root的行事风格某种意义上还挺对她的胃口。当然她不会对Root或者任何人承认这一点,并在Root向Shaw看过来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瞪了回去。

  “Shaw,”Cole想了很久,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定要你当王,做那么多……工作,去确定一个可能毫无意义的结果?”

  Shaw笑了出来,“为什么?我生来就为了干这个,我不问为什么。”

  “但如果你不想的话,这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Cole欲言又止。

  Shaw看了Cole一眼,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看了看马上就快结束的选定仪式和一旁已经聚集起来的骑士们,低声快速说:“听着,Cole,我没有感到任何不满,也没有对这种生活方式有任何的意见,只是我得做这件事,我就做,明白了吗?所以,别说什么傻话,过去意思意思拔下剑,然后和那群骑士讨论去哪里打架,别——做任何的蠢事。”

  Cole咬了咬牙,“你还记得我问你睡觉时间那次吗?你说你没睡过真正的觉,你整个梦境的时间都在被Finch教导知识。Shaw,我在想,如果某个东西,一定要用谁的幸福和整个生命去换,我不认为那是值得的,就算是整个国家。而且,你根本无法确定Finch的蓝图能不能实现,不是吗?”

  “我知道。”Shaw表情淡淡的,一如平常,“因为是握剑的是我,Finch曾经失败过,只是那时候他辅佐的是Reese,但我能。如果Finch做不到,我会做到。所以Cole,走上去拔剑,然后转身走开。”

  Cole一动不动。

  Shaw揉了揉眉心,“自己走上去,或者我帮你。”

  选定仪式几乎结束了,零星剩下的几个骑士都被人们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和德高望重的Hersh骑士独子,Cole受到了尤其多的关注。

  他不得不走了上去。

  Cole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剑出神,心中忽然燃起一股把它毁掉的冲动。

  他看了一眼Shaw,终于慢慢握上了剑柄。

  意料之中的失败,Cole在民众的叹息声中走到骑士们聚集的地方,再没有往Shaw那边看上一眼。

  “嘿,Cole,既然连你都没有成功,今天大概是选不出王了,所以我们之前商量了一下,打算用骑马战的方式来进行骑士的选拔,你看怎么样?”有认识的骑士看到Cole过来之后这么对他说。

  “只是单纯测试身为骑士的力量,最优秀的就继承先王Reese,将其立为骑士王。”Cole认识说话的这个家伙,是附近城镇一个挺出名的骑士,在与Samaritan的战斗中弄瞎了双眼,是其中最有名望,也对王者之证最为执着的家伙。

  Cole环视了一圈,点点头,“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

  

  选定仪式以近似闹剧的方式结束了。

  民众抱着遗憾和失望的心情去围观骑士们的下一场淘汰赛,由于决定的是有名望的骑士们,见习生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事实上在内心大喊万岁认为在这里告一段落就算功德圆满的骑士也不在少数,毕竟事实上,比起没人想要看见更没人想当的“拯救一切神明代理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大多数骑士还是更喜欢用金钱、力量、有多少手下这些看得见的指标来评判为王的资格。

  Shaw站在已经空旷下来的练习场中间,石中剑像是被抛弃一样静静呆在她的面前,Bear跑过来在她脚边呜咽一声,Shaw抬头看着Harold和Root,“看来新时代要来了。”

  远处骑士们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过来,Shaw伸手握住了剑柄,出乎意料地合手。

  体内的龙之因子被完全调动起来,魔力争先恐后地涌入剑身,金色的铭文发起光来,Shaw有种腾云驾雾地轻松感,一切都是那么合适。

  Shaw正要提起手腕。

  “等等!”

  Shaw挑眉看向Harold,反而是一旁的Root无奈地叫了一声“Harry”。

  Harold紧紧盯着Shaw的双眼。“你确定吗?Ms.Shaw?我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能考虑得更清楚一些。”

  “我以为你训练我是为了这个。”Shaw意外地看着Harold苦恼的表情。

  Root沉默不语。

  “是的,但是……我依然有许多顾虑,我是说忠告。”魔术师的表情带着恐惧。“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一旦拿起石中剑,直到最后,你都会被所有人类憎恨,然后迎接凄惨的死亡。”

  “我就没期待过不是这样。”Shaw耸耸肩。

  “不是那种类型的……”Harold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尽管和Reese制订了详尽的计划,但真正实行的时候,他依然不忍心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接受这样的命运。

  即使她现在要反悔也可以。抱着这样的心态,Harold叹了一口气。

  Shaw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动摇,不知为什么,Root只是怔怔地看着Shaw,似乎愣住了。

  魔术师的话并非忠告而是预言。

  她“看见”了实际变成那样的未来景象,无论如何挣扎都逃不开最后孤独死亡的命运。

  Shaw咬紧牙关,沉思片刻,忽然觉得可笑起来。

  “你忘记了吗?Harold,我流淌着赤龙之血,我没有人类的情感。”

  Shaw的视线划过面前的两人,停留在远方的骑马战上。

  “我唯一在意的事情,也许只是我的马。”

  Harold张了张嘴,回过神来的Root轻轻把手盖上他的手背,摇了摇头。

  “所以,人类的、不列颠的未来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我只为应为之事。”

  日头有些偏移了,Shaw的面容从阴影里被显露出来,她只是微微笑着,却让Harold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父亲——先王Reese的时候、最后一次见到Reese的时候,他对自己说的话。他说,“你给了我一个目标,Harold,所以我会做我应该做的部分。”

  不知不觉中,Harold已经用力攥紧了Root的手,她没有说话,只是用另一只手安抚性地拍着他的背。

  ——我只见眼前之乱。

  Shaw拔出了石中剑。

  ——我只救当下之民。

  阳光倾洒。

  第一次,石中剑绽放了属于圣剑的光辉。

   进行淘汰赛的骑士们很快注意到这边炫目的光芒。所有骑士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目瞪口呆地往Shaw和她手上的剑看过来。

  Shaw不在意地扭了扭手腕,挑衅般地远远瞪了回去。

  “看起来我有机会练练了,Harold。”


    很久以后的预告:

 “真是纯情呢,我亲爱的弟弟。”她咯咯地笑起来,慢慢握住Shaw的手,专注地看着她,仿佛星河在她眼中闪烁。

  Shaw抿了抿唇,没有抽回手。

  Root俯身靠近Shaw的脸,呼吸近在咫尺。

  Shaw的心怦怦直跳,她没有拒绝,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含住了Root的下唇。

  呼吸交缠。

  Shaw捧住Root的脸狠狠地吻下去,顺便把她推到在草地上,跨了上去。

  “我知道你的身份。”

  Root反骑在Shaw的身上,手从她的裤裙下探了进去,她们很快都不着寸缕。

  喘息。

  压倒的草丛。

  还有被汗水打湿的鬓角。

  “Root……Root……”

  “我在,Sammen。”Root虔诚地吻上Shaw的胸口。


    【吐槽时间】

    这一章格外难写,因为锤锤和阿根互相都还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讨厌姐姐/弟弟”这种印象上,再说阿根就没有什么戏份。算是过度章吧,之后……锤锤就要周游列国然后四处征战了,想到之后阿根的戏份就能多起来简直感动得要命。这章里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可以留言,我看情况如果不涉及到剧透就尽量回复,谢谢大家。

    嗯最后,我要梳理一段时间的大纲,所以下次更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为了赔罪,我特意把之前写的一点点提到了预告里,我会尽量快地搞定初次滚草地,但是并不会太快……感情需要酝酿一下。嗯不管是她们还是我的都需要。

SHOOT/.Avalon

    /Avalon./王与魔女的风流韵事

  亚瑟王AU【其实是Fate的外传体小说阿瓦隆之庭的AU,但当作亚瑟王AU来看也确实没错】

  亚瑟锤X魔女根

  预警:渣文笔,魔法,慢热,同父异母,女扮男装

      锤根初遇。

      电梯:1.1 1.2 1.3


      1.2 选定之前

  然而未来的王此刻却步履维艰。

  Shaw牵着受伤的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通往小镇的道路上。

  这破路简直不是人走的。小骑士在心里抱怨着,全然忘了一个小时以前,自己还在心里赞扬它有多适合策马奔腾。

  操他妈的。Shaw看了一眼前方依旧遥远的目标,想起害她沦落至此的始作俑者,几乎咬牙切齿。

  很好,等我拔出那把破剑,我一定会用它把那家伙狠狠收拾一顿。Shaw冷笑着继续前进。不管她是谁。

   还有Harold,如果这次他再敢袒护那家伙,我就连他一起砍。

  不开玩笑。

  未来的骑士王已经在心里狠狠地签下了第一份格杀令。

  

  Shaw黑着脸回想那时候的事。

  她刚跨上马,她在大道上冲刺,她一骑绝尘。

  然后她他妈的她摔·了·出·去。

  她甚至来不及勒紧缰绳,回过神来的时候Shaw的视野就全是不列颠阴沉的天空,旁边躺着一动不动跟死了差不了多少的马。

  “靠!”小骑士从地上爬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你没事吧?”

  她的马摔晕了过去。

  没来得及检查自己的伤口或是寻找凶手,Shaw连滚带爬地扑到和自己一起摔出去的马身上,粗略地检查着它身上的伤痕。直到它哀鸣着站起,Shaw才松了一口气,半跪在地上,警惕地打量着周围,一只手悄悄地摸向马背上的长枪。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拿起那杆枪。”声音从上方传来。

  Shaw抬头往路边大树上看。

  女人,嗯,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人。Shaw根本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她既不是附近的农妇,也不是参与祭典的任何一个骑士的家眷。她优雅得根本不像是Shaw所知道的任何一个阶层的人,更别说她还招摇地穿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身份的、属于神经病魔法师的丝质长袍。

  “我的意思是,我想你没有用过,对吗?”女人坐大树枝干上,慵懒地靠着主干,手里无聊地把玩拔下来的树叶,声音颤颤地,自带的小奶音无时无刻、每个字都像在勾引。

  Shaw几乎就被吸引了,我是说,几乎,如果Shaw真的是男性的话。

  “你设的绊马索?!!”所以Shaw并没有理睬她的话,而是皱着眉质问。

  她也许大概猜到了女人的身份。

  “否则可拦不住你,亲爱的。”女人手指轻弹,手上的树叶飘落下来,地上的绊马索渐渐变回魔力,化成一阵流光飞回到女人手里,“你跑得太快了,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呢。”

  该死,这个女人真的他·妈·的是个魔女。Shaw没控制住,一下子握紧了手边的长枪。

  “嗨,我好担心你伤到自己呢。”女人伸了个懒腰,慢慢从半空中飞下来,安抚似地按住Shaw握枪的手,“鉴于你根本没有碰过这类危险物品。”

  操,她是对的,Shaw根本没碰过长枪,Hersh从来不教给她。

  “OK。”Shaw慢慢放开摸着枪柄的手,挑眉看向对方,看起来她们双方都不太介意对隐形敌人来说过近的距离。“所以现在劫道的也开始学魔法了吗?挺奢侈。”

  “是啊,专属的劫道待遇哦,只属于你。”女人笑得像个无害的小羔羊似的,魔力从按住Shaw的那只手开始蔓延,像是缠绵一样,快速而温柔地绕过Shaw的手腕,然后是全身。魔力形成的藤蔓把Shaw缠得紧紧的。“你得知道,我的目标可不是那些庸俗的东西,是你。”

  “看得出来。”Shaw眼睛向旁边扫了眼从开始就一直赖在自己肩上没走过的叶片,隐约的魔力波动让她毫不怀疑它可以随时穿过自己咽喉的能力。Shaw任由魔女把自己捆在树上,甚至还为了避免在地上拖动的糟糕命运主动使了点劲。“这个可不怎么友好。”

  “抱歉啦,我得保证你不会挣脱藤蔓。”

  魔女把Shaw绕着树干绑了一圈又一圈,满意之后才优雅地在她面前站定,靠在另一棵树干上,就像她从来不会好好站立一样。

  “我们会有很多乐趣的,相信我。”魔女冲Shaw眨眨眼,“顺便以防万一你想要知道,你可以叫我Root,甜心。”

  “名字倒是很应景。”Shaw瞥了眼Root脚下的树根。

  “还好你喜欢。”Root甜美地笑着,眼神里却没有一丝温度,甚至有些嘲讽,“你真的真的一点魔法都不会。真是有趣,明明有着这么……庞大的魔力。”

  “跳过前戏吧,Root。”Shaw叹了口气,“你想干什么?或者……要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杀了你?”Root耸耸肩,“就我单方面来说,是个测试。显然小骑士你不及格啊。”

  Shaw看着她。Root走过来,暗示性十足地在Shaw的喉咙上划着圈。

  “如果我能主宰的话,我会选择杀了你。但我不是管事的,真是遗憾。不过,也许她只是想让我给你个忠告。”

  Root掐住Shaw的脖子,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依然带着颤音,却多了真实的狠厉。

  “回家去吧,小菜鸟。征战疆场这种事可不适合你,别做当王的梦了,趁你还没有让更多人失望,或者把事情搞得更糟。”

  Shaw终于看向Root的眼睛,神色依然平静,她甚至勾起嘴角。

  “看起来你知道挺多我的事。不过我猜你不知道,其实我对这种事其实还蛮乐在其中的。”

  “我开始不忍心杀你了,”Root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是这么的有趣。”

  Shaw轻笑一声,看了看头顶葱郁的树盖,淡淡地开口,声音低沉而有力。

  “我不是人类,你也不是,所以……你应该知道,事情的关键从来不是当王或者不当王。”

  Shaw完全无视了放在自己咽喉上的白皙的手,自顾自地说着。

  “我没有人类的情感,但是……我还挺想吃下一年的新粮,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去拔那把破剑。感觉?我还不知道魔女还能有如此真实的人类情感。”Shaw看向Root,语气嘲讽。

  Root笑出了声,“就算是我,也有人类的血统啊,我和你不一样哦,小赤龙。”

  “是啊,这就是为什么。”Shaw的笑容越来越灿烂,Root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然而还没等她撤回放在Shaw咽喉上的手,庞大的魔力风暴在龙之因子的加速下,在绞断藤蔓之后瞬间呼啸而至。

  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Root变形成一只猫向旁边跃开,她几乎没有尝试过这么快速地释放过变形术,心脏提到了喉咙口,仿佛被紧紧攥紧,却依然跳不出风暴的范围。Root已经做好了接受一些魔力冲击和快速释放治疗术的准备。

  然而预想之中的冲击却在靠近她之前消散了。

  在Root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已经被压住脖颈摔在了地上,变形术被解除,Shaw少年般俊朗的脸近在咫尺。

  “风水轮流转啊。”Shaw若有所指地笑着。

  抵住Root咽喉的,正是之前她用来威胁Shaw的那枚叶片。只是上面属于自己的魔力在之前施展变形术的时候就消散了,现在灌注其中的,另一份魔力。

  更加……纯粹,且浩瀚。

  属于Shaw。

  Root沮丧地发现从刚才到现在,自己偷偷用在Shaw身上的魔法都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我有没有说过我的对魔力其实还不错?魔法免疫,有些时候还是挺好用。”她的声音低沉而得意,带着隐约的调笑意味,“现在你不是上风了,哈?”

  “你不是以为我只有这么两招吧。”Root很快就从沮丧中挣脱出来,俏皮地冲Shaw眨眨眼,“虽然我确实对你没辙,可是它可以。”

  “它?”

  “Bear,咬!”

  身后突然出现陌生的气息,Shaw下意识向旁边一滚,只在Root的喉咙上犹豫了一秒,神使鬼差般放弃了把这个家伙当作护盾的想法,干净利落地放开她,看清了眼前的敌人,不,敌兽。

  凶悍,强大,优雅,完美。Shaw屏住呼吸,她感到自己对这只魔犬一见钟情,她甚至无法对它下手。

  “Bear,坐下!”

  熟悉的声音让两个人同时有一瞬间放松了警惕,原本凶悍的魔犬乖得像家养的狗一样,呜咽了一声,乖乖跑回了突然出现的第三人身边。

  “来得不巧啊,大魔法师。”Root从地上优雅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走到Finch身边,亲昵的揽住他的肩膀。“我们刚要开始亲近一会呢。”

  “感应到了龙之因子。我怕我再迟来一会,你和Shaw会把整个小镇都炸掉。”Finch无奈地抖了抖身上的长袍,“我可不想到时候还要撑结界。”

  “看起来你有得解释了,Finch。”Shaw的脸色有些难看。

  “Oh,抱歉,Shaw。”Finch转头看了Root一眼,干巴巴地解释,“但我保证Ms.Groves绝对毫无恶意。”

  “毫无恶意?!”Shaw看上去相当愤怒,“这个疯女人差点杀了我!”

  “噢,你这样说我就有些伤心了,小甜心。”Root假装伤心地看着Shaw,直到她受不了似的别开头去,“我还以为我们玩得很开心呢。”

  Shaw摇摇头,翻了个白眼,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在Harold面前动粗。

  “而且你刚刚并没有把我送到Bear的嘴里,而我们都知道你完全有时间那样做,不是吗?”

  Root不知死活地把手搭上了Shaw的肩膀,Shaw皱着眉拂开。

  “你犹豫了,我——亲爱的弟弟。”Root并不在意地收回手。

  这个女人刚刚说了什么?!!

  “Harold?!!!”Shaw瞪大眼睛看向Finch,她第一次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击。

  “咳,Ms.Groves确实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Harold不动声色地瞪了Root一眼,无奈地点点头,“我曾经告诉过你。”

  “很好。”Shaw觉得自己又要控制不住体内奔腾的龙之因子了,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蹦出来,“显然我不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别那么激动,小喷火龙。”Root试图进行毫无诚意的解释,“我只是想提前看看王,毕竟……Harry这么喜欢你。”

  Shaw试图用深呼吸来压制自己揍Root的冲动,“所以现在又变成好奇了,哈?”放轻松,Sameen,不管怎么样,揍自己的姐姐也太过分了。放轻松,是的,你可以做到。

  Shaw拼命做着自我暗示。

  “事实上,”鉴于Root引Shaw生气的能力和对Shaw多年的了解,为了避免接下来还得拦住愤怒的小暴龙,大魔法师觉得自己有必要进行一定的解释,“这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测试。指令直接来自神,我不能提前告诉你,抱歉。只是……确保你确实有足够的实力在拔剑之后不被人干掉。梦境里面很难判断,你知道的。”

  Harold真诚地看着Shaw的双眼,“不得不承认,Hersh骑士把你训练得很好,你会让他骄傲的,Shaw。我也是。”

  压抑的憋屈奇异地一扫而空,Shaw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刚清了清嗓子,就被Root打断。

  “抱歉打断你们的温情时间,但Harold,时间到了。”

  这女人真的不是故意的吗!!Shaw狠狠瞪了一眼Root,后者回给她一个无辜的笑容。Shaw再次提醒自己冷静。

  Harold看了看天色,“Shaw,我和Ms.Groves得先到小镇去主持祭典,你尽快过来。”

  “等等,就这样?”Shaw感到事情开始超出控制。“我呢?”

  “抱歉,弟弟,”Root看了一眼那可怜的马,“看起来你得一个人走过去了。”

  “等等,Harold,你就让她这么对我?”Shaw咬了咬牙,她发现唯一不落进Root故意逗她生气的陷阱的方法,就是根本不搭理她。“你不能带我过去吗?用你那该死的魔法还是什么东西。”

  Root笑吟吟地挽住Finch的臂弯,他开始感到自己额头发麻。

  “Shaw,我恐怕你的魔力太庞大了,我带不动你。”Harold愧疚地看着她,Bear的头蹭着他的裤脚。

  “等等——”Shaw试图做着最后无力的反抗。

  “我们走吧,Harold,骑士们恐怕等急了。”

  Harold最后看了Shaw一眼,清咳一声,开口道别。

  “一会见,Sam。”

  她感到空间扭曲和魔力波动。

  很好,那两个混蛋消失了。

  Shaw不爽地提了提路边的树干,“操,至少把狗留给我啊!”

  在原地深呼吸了好几次,Shaw走到自己受伤的马面前,瞪着眼睛和马对视一会,终于还是认命地牵起了缰绳。

  “我发誓下次见面一定要宰了那个女人,不管她是谁。”

  路上传来小骑士咬牙切齿的低吼。

  还有那个乱搞的混账老爹!!该死!如果不是他死了,Shaw一定要揍他一顿,揪着他的领子问他怎么生下的Root,然后把他的头塞到他的蛋蛋里去。

  以骑士的名誉发誓。Shaw握紧拳头,一脚踢开拦路的石头,怒火中烧。


SHOOT/.Avalon

    /Avalon./王与魔女的风流韵事

  亚瑟王AU【其实是Fate的外传体小说阿瓦隆之庭的AU,但当作亚瑟王AU来看也确实没错】

  亚瑟锤X魔女根

  预警:渣文笔,魔法,慢热,同父异母,女扮男装

       渣开头探路,阿根下一章才正式出场。

      电梯:1.1 1.2 1.3

  

  1.1 选定的早晨

  天才放亮,村庄里就已经开始有些喧哗了。

  村子和不列颠所有在动乱之中的村庄没什么不同,依靠着民兵和附近小镇上的巡逻队勉强在乱世里立足,挣得三餐温饱也就算顶大的事了。不过要是说有什么独特的地方的话,大概是村子里有着两名骑士这种事吧。

  多亏年民兵队的首领Cole和德高望重的老骑士Hersh以骑士的高洁品质带领着大家防御外敌,村子才在外敌Samaritan和卑王Greer的双重压榨下勉强存活下来。

  ——虽然事实上出力更多的是身为Cole养弟和Hersh养子的见习骑士Shaw,但……无意冒犯,骑士品格实在和一个未知出身、只是义子的毛头小子挂不上钩,任何一个身家清白的人都比Shaw有资格成为骑士得多,尽管他们的能力比起Shaw来可能差得远了一些。

  抛开Shaw这个话题人物不提,作为村里有着仅有的两名骑士的Hersh家当然格外受人敬重,连带着他们家的马童Wilson也仿佛在村里算个人物了。

  每天清晨Wilson从自己家赶往Hersh骑士宅邸的路上,总有许多来来往往的人对他点头致意,或是微笑以对,仿佛他是Hersh本人,或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一样。坦白说,Wilson相当享受这种感觉,这也是唯一他能够忍受自家雇主Hersh的种种挑剔、Cole层出不穷的好奇心,以及总是阴沉着一张脸的Shaw对他工作额外的关注等等问题而至今没有辞职的原因。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家人有多烦人。Wilson一边擦着马背,一边腹诽,眼神时不时羡慕地往传来格斗声的后院瞟去。

    如果拥有那些优美又流畅的剑技的人是自己该多好。Wilson幻想着。可惜这个世界总是这么不公平,性格糟糕的人能够成为骑士、拥有强大的实力,而像他这样兢兢业业勤劳工作的人却只能在这里替他们工作。

  “Shaw!你在想什么!我教你只凭蛮力持勇斗狠了吗!”

  心里正幻想着自己成为骑士老爷后的美好生活呢,Hersh的怒吼忽然在后院炸响,直穿透Wilson的耳膜,他浑身不受控制地发着抖,腿弯一软,差点跪了下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后怕地往后院望了两眼,迅速放弃了成为骑士的梦。

  成为骑士的路真是太可怕啦,他Wilson还是乖乖地做个马童就好了,拯救村子什么的,还是交给在苦海里翻腾的Shaw吧,他可不吃这个苦。

  Wilson想起每天不得不早起,连饭都吃不上就被Hersh抓到后院折腾的Shaw,在心里狠狠地幸灾乐祸。

  

  Shaw可不知道Wilson在想些什么,“他”正忙于和Hersh的日常训练,尽管双方都手持训练用的木剑,但两人交锋的激烈程度却一点也不逊于真正的骑士决斗,和一般认知中的骑士训练实在相去甚远。

  Hersh皱着眉地侧身躲过Shaw凶狠的挥击,动作一点不慢地调整木剑交到左手,从下往上以刁钻的角度迅速削向Shaw的腰侧,右肘则狠狠地击向她的后脑。

  “没门。”Shaw敏锐地发现了Hersh的小把戏,反应极快地调整握剑姿势到反手,险险格挡住Hersh的剑势,Shaw目光扫到Hersh因为两手大开留出的空挡,顺着他的剑身一滑,把剑柄顺势撞进他怀里。

  既没有留手,也没有顾念情谊,每日清晨训练的时候,两人的格斗都仿佛在搏命一样,随时游走于生死的边缘,有时直接弄断木剑、弄得全身是伤也是常有的事。

  两人交锋一触即分。

  Hersh退了一步。

  双手重新搭上剑柄,Shaw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警惕地注意对方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握紧刚才被震得发麻的手,调整木剑的角度,“继续,Hersh。”

  “今天到此为止。”Hersh摇摇头,率先休战,把木剑插回腰间,抓起旁边木架上搭着的毛巾擦了擦汗。“你没在状态,昨天发生什么了吗?”

  “只是偶尔睡过头了而已,我很好。”勉强压下体内开始沸腾起来的血液,Shaw随意地把木剑往腰带上一插,走过去扯下属于自己的那块毛巾搭在脖子上,往木架上一靠,“倒是你,看起来你体力大不如前了啊,Hersh。说实话,你真的不考虑一下退休这回事吗。”

  “当骑士拿起属于自己的剑,就永远没有结束之日。”Hersh笑着摇摇头,努力克制住想要摸一摸Shaw头顶的冲动,“当然,这是乱世的法则。而一个君主——英明的君主,能够改变这一切。”

  “我不是骑士,甚至不是预备骑士。”Shaw面无表情。“我还是靠你的担保才拿到见习骑士头衔的,你忘了吗?”

  Hersh正想说些什么,忽然被途径后院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

  “今天不是好日子啊。”Hersh若有所思地看着别的村全副武装向镇上赶去的骑士,无奈地看向Shaw,“Cole的长枪忘带了。今天镇上有祭典,你得帮他送过去。Wilson!”

  “大大大大人,请吩咐。”Wilson战战兢兢地从前院跑过来。

  Hersh朝Cole的武器陈列室走去,头也不回地吩咐。“帮Shaw备马,准备我的那匹。”

  “可是昨天晚上Cole大人就把您的马骑走了呀。”

  “那就准备剩下最好的那匹!”Hersh丝毫没有犹豫。

  

  “Sam,”帮忙把Cole的长枪绑在马背上之后,Hersh从Wilson手上接过缰绳塞进Shaw手里,“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Shaw沉默着点点头,把木剑从腰间抽出,重重地插在土地上,翻身上马,眯着眼看了会太阳,平静地看了相处了十年的养父一眼。

  “Goodbye,Hersh。”

  “Bye,Shaw。”

  Hersh对Shaw点点头,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

  他们都清楚地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从十年前Shaw来到Hersh家的那个时候起,到现在一样的清楚。

  而从十年前,当Hersh从魔法师Finch手里接过Shaw的时候开始,他就清楚地知道,从那之后,总有一天,Hersh的名字将因为教导了Shaw而在史册上熠熠生辉。

  因为Shaw——Sameen Shaw,将成为惟一能拯救不列颠的王。

  这么说好了,Shaw是先王Reese与魔法师Finch为了抵御外敌而造出的纯粹为王的工具,是Finch在整个不列颠找到的,能够诞生出赤龙后代的伟大女性与Reese结合之后,生出的完美继承人,有着伟大使命的龙的化身。

  赤龙血脉,有着神明一样取之不尽的魔力,即使是再大的消耗,在呼吸之间就能够补充完全,是魔法意义上完美的“概念受胎”,唯一的瑕疵是Shaw的女性身份。为了掩盖这一点,从出生开始,她就被当作男性宣告外界,并一直以男装示人,到了十五岁的现在,如果再发育下去,这个秘密也快难以隐瞒了,幸好的是,在今天之后这个问题也将不复存在——Finch几乎算准了一切的事。

  只要在今天——王的选定之日里,拔出石中剑(Calibur),Shaw的身体就会停止成长,以十五岁少年的身体去收复失地。

  只为了今天。

  只为了无数人在背后默默准备了十年,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今天,说上去像是为了选拔合适的王而为所有骑士准备的选定之日,然而实际上,不管是Hersh、Cole、Finch还是Shaw自己都心知肚明,能够从石头里拔出那把选定之剑的人,只有Shaw一个人罢了,能够成为王的人,只有Shaw一个罢了。

  即使不说Shaw身上的血脉,从五年前先王Reese在最后一次征伐Samaritan的战斗中失踪开始,刚能够拿起剑的Shaw就被Finch带到了Hersh家进行严酷的训练,可以骄傲地说,到现在为止的十年,Shaw并没有浪费她的天赋,甚至整个不列颠都不可能找到另一个人比Shaw付出的努力更多,到达的地方更高。

  正是因为Shaw日复一日的努力,到现在,到了今天,Hersh终于可以自豪地对所有人说,没错,培养出Shaw是他一生最大的功绩。

  所以,在不列颠的土地上尽情地奔腾吧,Shaw。

  Hersh看着Shaw策马而去的背影,别人很难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之后的战斗,就是你一个人的征程了,年轻的王。

  

  当然,Shaw才不会真的一个人干这蠢事。

  事实上,不管是后来骑士王的都城Camelot沸沸扬扬的传言、街头巷尾的艳情小本,还是圆桌骑士私下的交头接耳、王城侍从无意间撞见的一幕幕令人面红耳赤的场景,都充分反驳了Hersh当年的观点。

  不列颠的王,从来不会独自站在战场上。

  不管他身边的人是德高望重的魔法师,抑或臭名昭著的魔女,即便最后迎来众所周知的结局,他们从来不孤独。

  或许还有点喧嚣和……出人意料?

  嗯,如果伟大的王能够少让他的骑士们看到一些太过刺激的画面,而Groves领主能够稍微在王城收敛一点,不要总和王后针锋相对,就更好了。

  

  预告:

  “靠!”

  “你设的绊马索?!!”

  “否则可拦不住你,亲爱的。”

  “我的目标可不是那些庸俗的东西,是你。”

  

  “我们会有很多乐趣的,相信我。”

  “现在你可不在上风了,哈?”

  

  “我——亲爱的弟弟。”

  “Harold?!!!”

  “咳,Ms.Groves确实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

  “显然我不知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只是想提前看看王,毕竟……Harry这么喜欢你。”

  

  “想我了吗?”

  “是你啊,疯女人。”

  “真不礼貌,我可是魔女哦,才不是孱弱的人类。”